更多>>方志动态

解放战争时期革命联络组的建立及活动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3-06 10:48:00  | 来源: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8年艰苦抗战的中华民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遭受日寇残暴侵害的广大人民群众更是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在欢庆抗日战争胜利的同时,人们渴望和平,过上安定的日子,更希望建立一个独立、富强的新中国。然而,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极力推行反共反人民的方针,企图使中国恢复战前的社会秩序,就违背了人民的愿望,于1946年6月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协议,命令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新的全面内战爆发了。中国共产党从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领导人民同国民党反动派开展复杂和激烈的斗争。为配合全国的解放,南丹县地方党组织积极发动和领导全县广大人民群众同国民党当局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抵制和反抗国民党南丹县政府推行的“三征”政策,为彻底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为南丹人民的翻身解放而斗争。
    1948年8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战争不断取得胜利,为配合全国解放的到来,中共柳州地方党组织特派在柳州参加柳北游击队的南丹县昌里籍学生罗恩荣及柳城县籍的同学梁丰、覃焕民等3人到南丹开展革命活动。他们带着党组织变给的任务和《告广西同胞书》等宣传资料及进步刊物来到南丹。
    到南丹后,他们对当时的形势进行了反复分析,决定以罗恩荣的家乡——具有良好革命基础的那地作为活动地点,并利用罗恩荣的父亲在当地的影响帮助作分化瓦解敌人和争取群众的工作。在那地,他们首批发展了进步青年蓝晶、宁云才、蓝永祥、罗松思等7人参加革命活动。8月24日晚上,罗恩荣、梁丰、蓝晶、宁云才集中凡里村后的拉岜田秘密召开中坚骨干分子会议,成立“长老游击大队那地联络组”。会上制定了搜集国民党莫树杰保安部队的情报;散发蒋家王朝快要崩溃,中国共产党很快就夺取了全国胜利的革命传单;发展人员,扩大队伍等活动方案。
    联络组在工作方案确定后,便积极开展活动。为尽快跟上日益发展的革命形势,联络组在昌里开办了一期有20多人参加的学习班,以此为掩护开展宣传发动工作。他们白天上课,晚上经常往返于板德、凡里、丹炉、思河等村屯,进行宣传发动工作,扩大政治影响,动员群众抗税等。为扩大宣传面,罗恩荣把自家的水碾房作为传单印刷点,印出革命传单给组里的成员拿到吾隘、那地、扬州等地散发。经过宣传,又有4名进步青年参加了联络组。9月上旬,为加快活动,联络组分成两个组行动。一组由罗恩荣和宁云才上吾隘、罗寓、罗屯等地以教书为掩护,搜集国民党保安部队在当地驻扎的人数、武器装备以及活动等情况,然后秘密送给长老游击队。另一组则由蓝晶等动员有枪枝的青年参加组织,但由于个别动摇分子向吾隘乡长罗寿龄告密,当蓝晶、罗文忠去云榜、林黑等地活动后返回吾隘时,罗寿龄就对他们进行严密盘查,并威胁用猪笼把他们装上丢下红水河,由于他们机智应对才得以脱险。此后,联络纽被迫转移到其他地区活动。不久,又有11人参加了联络组。至此,联络组队伍已发展到30多人。
    随着联络组的人员不断增多,罗恩荣等便着手准备建立地方武装,他们先后与河池县长老游击队和东兰县切学游击队取得联系。后因各方面的条件不成熟没有建成。为和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经研究决定,罗恩荣返回柳州与“广西爱国民主青年会”联系,后因该组织已遭破坏,没有联系上。
    “广西爱国民主青年会”组织遭到破坏后,其领导人之一刘明文(中共党员,南丹人)回到南丹开展秘密活动。刘明文先后结交了在南丹中学就读的黎自华、韩丰云、周光熙、韦一德、黄润溟、李炳仁、莫柱钢等7名进步学生,他们以“南丹爱国民主青年小组”的名义进行宣传工作。后又与国民党南丹县府常备大队的6名队员密切交往,通过谈心方式宣传革命道理,规劝他们弃暗投明,为人民做点好事。后因河池被解放军占领,国民党残部及保安团逃到南丹与地方武装联合联防,妄图负隅顽抗,并勒令县城的人向乡下疏散,违者以通共论处。“南丹爱国民主青年小组”被迫转移到山区进行活动。
    当刘明文得知罗恩荣联系不上组织后,即以“广西爱国民主青年会”组织的名义给罗恩荣等人写信联系,并约定在南丹飞机场附近见面。见面盾互相交谈了工作情况,一致认为:解放军占领河池后,必定向南丹挺进,应立即行动起来,并决定以刘明文家作为活动地点。会后他们积极行动起来,秘密制作和书写了标语和传单,到县城各要道和街中心张贴。其内容是解放军将进入县城;《约法八章》;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揭露旧政府的反动统治;规劝桂西军政区军政热暖起义投诚,号召人民群众自发保护县城,迎接解放军的到来等。县城的广大人民群众看到标语和传单后,对解放军的到来充满了期盼,再也不堪忍受蒋介石、国民党的残暴统治,希望早日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解放整个南丹,建立革命政权。
    在罗富、那地一带,联络组和“广西爱国民主青年会”的领导人刘明文联系上之后,活动更加活跃了,成了半公开半秘密的组织。在革命联络组的组织活动下,板德、凡里两个村的民众公开与那地乡公所斗争,进行抗丁、抗粮、抗税,在全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鼓舞了人民群众,也震惊了当地反动政府。于是那地乡乡长罗松桥便决定捉拿罗恩荣、梁丰、蓝晶、宁云才等4人。由于罗恩荣等人得到群众的保护,使前来捕捉的乡警屡次扑空。罗松桥只好亲自到县里向县长汇报,请求县政府出兵到板德、凡里捉拿4名“土共”要犯。10月下旬的一天,罗松桥受命集中吾隘、那地两乡乡警100乡人,加上莫树杰派来配合乡警行动的保安军一部共300余人,集结于吾隘,准备次日围攻板德、凡里两个联络组活动中心的村子,务必要抓住“土共”4名要犯。
    当日,蓝晶、宁云才把此消息送到长老游击大队高峰联络点容渊副队长手中,并于当日赶回板德。在途中又遇一村民带话给他们,说罗松桥带兵打你们两个村,定要抓住你们。由于情况紧急,蓝晶他们把此情况写好,委托一个群众火速送到龙平村交给游击中队中队长何伟并请求派员增援,同时,罗恩荣、梁丰立即着手组织联络组的人员作好应付的准备。得到消息的游击队连夜组织了600多人赶到板德村,与从东兰过来救援的东兰游击队队长罗道元率领的100多人队伍会合。
    会合后,游击队兵分两路,一路由蓝晶带100人抢占公路边上的狼基坡;一路由宁云才、梁丰带500人抢占公路两侧的羊明坡和坡消坡。罗松桥带着的队伍找不到联系络组人员,只好盲目地朝游击队阵地乱打枪。战斗从中午一点持续到下午六点钟,游击队占领了昌里村,并主持成立那地游击大队和那地乡人民政府,任命罗恩荣的父亲罗明卿为游击队大队长兼人民政府乡长,并分别任命了副乡长、基于民兵正、副队长以及凡里村农会正、副主席。
    1948年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碍到迅速发展,各解放区相继连成一片。为挽救摇摇欲坠的国民党统治政权,国民党当局急需扩充兵源,于是在其统治区又推行了“两丁抽一、一丁抽金”的残酷征兵政策。这一暴政,引起了南丹广大人民群众的愤怒,在地方党组织的宣传影响下,自发地组织起来,与国民党当局进行了争锋相对的斗争。
    吾隘乡都牙村林黑屯(现属独田村)的青壮年,由于受到革命宣传的影响,为抗拒国民党政府的抓丁拉夫政策,与国民党吾隘乡政府纠集的抓丁队伍进行多次抵制抗争,并发生枪战。为此,国民党南丹县政府组织了县、乡、村三级警力共同前往该屯进行镇压和掠劫。
    1948年9月,时任南丹县参议长的大地主莫树贤带上一班人来到林黑屯,想用“攻心”和“安抚”的政策来收买人心。于是召集村民进行了一番训话。但村民们不予理睬,莫树贤只好怒气冲冲地回到吾隘乡公所。
    1948年10月8日,国民党吾隘乡政府召集全乡村的正、副村长进行密谋和策划,决定对围抓了3次都扑空的都牙村林黑屯的几个青壮年进行再次抓捕,以送政府。10日下午,各村所有警员到吾隘乡公所集结。凌晨,100多名村警直扑林黑屯,该屯的几个青年已早有防备,双方进行了交战,抓丁队惊慌逃命。
    1949年2月,县政府为完成抓丁任务,对抵抗抓丁的林黑屯决定出兵讨伐,拔掉“钉子屯”,杀一儆百。于是县长下令捉拿和镇压林黑屯平民:“党国前途危在燃眉,林黑刁民,枪抗政府,岂能姑息,凡属青壮,不论单双(丁),统统捉拿上前方,不能留做后患,让其为匪作祟。”17日,县参议长莫树贤亲自率领县警队配合吾隘乡的乡、村警共300余人,全副武装包围了林黑屯。把全屯的牲畜家禽粮食全部掠走,抓人作为人质,对林黑屯群众进行镇压和大肆掠劫,并在全屯各户的门上都贴上封条。林黑屯青年抵制抓丁的事件在全县影响很大。对国民党县政府在全县推行的“三征”运动(指征粮、征税、征丁),起到了延缓的作用,带动了其他乡镇群众反“三征”热潮,人民群众纷纷采取了拖、避、抗的策略,共同抵抗国民党当局的“三征”运动,震慑了国民党南丹当局和各乡的反动分子,使其无法在这些乡村正常进行“三征”,扩大了政治影响。
    随着莫树杰接受和平改编,南丹得到了和平解放,联络组的革命活动也随之结束。而联络组在全县进行的革命活动,特别在那地进行的宣传发动组织群众反抗国民党乡政府的斗争,在全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动摇了国民党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和地方反动政府官兵负隅顽抗的信念,为南丹人民的翻身解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