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方志动态

和平谈判与南丹的解放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3-06 10:49:00  | 来源:
     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取得了衡(阳)宝(庆)战役和广东战役的胜利,从东、南、北三面形成对败退广西的白崇禧集团的战略包围。而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的部队仍保持5个兵团、12个军、30个师,约共十五、六万人。白崇禧狼狈逃回桂林后,一方面以桂林为中心,沿湘桂路和桂江南岸组织防御。并于10月16日在桂林召开广西省高级军政人员紧急会议,布置实施所谓的“总体战”,将广西划分为桂东、桂西、桂南、桂北、桂中和桂黔边六个军政区进行分治。每个军政区成立一个新编军,每个军政区下设若干个行政区,专员兼师长,县长兼团长,并大力推行“一甲、一兵、一枪”的抓丁政策制度,进行扩充军队,妄图作最后挣扎。原任“桂林绥靖公署副主任”、“广西省保安副司令”兼“柳州警备司令”的莫树杰,被白崇禧任命为桂西军政区司令官兼新编十五军军长。
    11月2日,莫树杰根据“总体战”的要求,在宜山庆远镇成立桂西军政区司令部,莫树杰任中将司令官,周竞任少将参谋长,何作柏任少将秘书长。下设参谋处、政务处、经济处、总务处;秘书室、军法室、军医室;此外还设一个无线通讯室和一个警卫营及驻柳办事处。下辖宜山、凤山两个行政专区。宜山行政区管辖宜山、天河(今罗城县)、思恩、宜北(思恩和宜北解放后合并为环江县)、河池、南丹六个县,陈与参任专员,宜山专区配备一个保安团。凤山行政区专员为阳丽天,该专区辖凤山、东兰、万冈、乐业、天峨五个县,凤山专区配备一个保安营。莫树杰把桂西军政区司令部暂设宜山,并督促各县要用最短时间编组部队,完成“总体战”的备战工作。一旦情况紧急,再把司令部迁往南丹、天峨一带,作负隅顽抗。
    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在宜山成立之后,莫树杰根据华中军政长官公署政治部关于国民党党务整理的指示,在桂西军政区上校级以上的军官中办理国民党党员重新入党登记手续,实际上是建立骨干核心加强反共组织,效忠李宗仁、白崇禧。登记完毕,在莫树杰的带领下前往龙江河北岸北山上的白龙洞庙内,面对神台上临时挂上的李宗仁、白崇禧肖像举行了重新入党宣誓。并当场砍鸡头,喝血酒,发誓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誓毕,推选莫树杰、何作柏、周竞、陈与参、黄翰庭、宋厚礽、王简临7人为桂西军政区国民党党务整理委员会委员,莫树杰任主任委员,何作柏任书记长兼组织训练处处长,宋厚礽任宣传处处长,王简临任秘书处处长,具体负责办理党务整理工作。
    11月7日,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央军委关于“不给白崇禧桂系军阀立稳脚步喘息或逃跑的机会,将其彻底歼灭在广西境内”的指示,发动了广西战役。第四野战军以十三兵团的两个军组成西路军进行突击迂回,沿黔桂边向西南进攻;在广东的第二野战军四兵团与四野的四十三军组成南路军,向粤桂边境进击;北路大军集结在湘桂路及其以东地区突进,敌逃云南和雷州半岛的道路完全被封死。在解放军的大包围中,莫树杰为了尽快完成“总体战”的备战工作,11月中旬,在宜山召开桂西军政区专员和县长会议。由于地方游击队活动频繁,凤山专区各县的反动政府已岌岌可危,朝不保夕,加上路途遥远,交通不便,专员和县长均未出席,仅宜山专区专员及宜山、天河、思恩、宜北、河池、南丹6个县的县长及部分离宜山较近的县参议会议长和县党部书记参加会议。会议主要落实推行“一甲一兵一枪”的抓丁运动,编组地方武装部队,建立游击区,长期与解放军顽抗的任务。其中,南丹、河池两县合编一个团,团以下干部从县、乡的军官中选拔充当,所需经费、装备均由各县自行解决,并限于11月15日前集中县城,完成编组任务。同时决定,各县要选择一、二个险要地方作为长期顽抗的准备。为配合“总体战”的实施,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在宜山期间,千方百计地利用传单、标语、墙报和召开群众大会等方式,大力开展反共宣传活动,妄图煸动群众对共产党的“恐惧”和“仇恨”。并不择手段地威逼利诱革命者家属要其子弟向国民党政府投诚,企图瓦解革命队伍。而这些革命家属均不为所动,反而增加了对反动派的仇恨,并鼓励子弟与反动派斗争到底。而在此期间,在解放军强大攻势的压力下,白崇禧集团的主力部队先后被歼,余下的也如同惊弓之鸟,四下逃窜,加上地方游击队主动四处出击,打击敌人,国民党的乡村政权几近瘫痪。各县农民反对征兵、征粮、征税的斗争此起彼伏,莫树杰精心布置的“总体战”只能是纸上谈兵而已。
    就在莫树杰于宜山咨开桂西军政区专员和县长会议不久,广西各地先后解放。在桂西一带,覃宝龙领导的都宜忻人民解放总队和韦景光领导的河池人民游击队,不断打击各县的反动武装,对桂西军政区“政权”步步逼近,对莫树杰部造成很大威胁。在四面楚歌中,11月中旬,莫树杰被迫把桂西军政区司令部连同家属迁至南丹。到南丹后,莫树杰为了便于统一指挥南丹、天峨两县的反动武装,将南丹、天峨划分为天峨、六寨、里湖、吾隘4个联防区,联防区主任分别由黄景芬、莫树涛、黄翰庭和罗松桥担任。其任务是负责指挥地方民团和其部队与解放军作战,同时督导群众进行“空室清野”。莫树杰还将从柳州运回的武器弹药全部分发各联防区以增强实力,企图凭借天险,负隅顽抗。在政治上,大力向群众灌输“反共”思想,加强反动统治。他们胁迫、欺骗南丹附近几十里以内的武装队伍,到南丹县城参加“反共”大会,并到铜江白帝庙白帝菩萨像前“赌咒”,插血为盟,对天发誓,利用封建迷信来加强和巩固“反共”思想。同时帮助南丹县长梁镜大力组织红帮、会道门、民团等反动组织,加紧抓丁拉夫,派款征粮;并开设赌场、烟馆、妓院、贩卖枪支、毒品等等。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南丹广大人民群众要求解放的心情亦日趋迫切。兢在莫树杰密锣紧鼓,作长期顽抗准备的时候,军事形势的发展对其日益不利。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了与南丹毗邻的贵州省独山、荔波两县城。11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43兵团第38,39军团从贵州省的从江县进入广西境内。11月21日至25日宜北、罗城、思恩、金城江先后解放。26日,河池独立营又配合151师解放了河池,此时莫树杰的桂西军政区已处于解放军的南北夹击之中。就在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将要撤出南丹县城时,国民党的嫡系部队刘嘉树兵团的第100军和103军在贵州境内被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击退经南丹,向河池的大山塘、长老以及吾隘红水河一带窜逃时,沿途受到解放军和游击队的袭击和截击,大部被歼,解放大军对南丹已形成包围之势。当宜山专署保安副司令李彩光驻大山塘的两个连准备撤退时,莫树杰害怕解放军跟踪追击,其部队有遭南北夹击而被围歼的危险,于是便以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名义急令其向里湖方向转移,归里湖联防区主任黄翰庭指挥,不许进入南丹县城。
    为了苟延残喘和摆脱被解放军的围歼,11月26日,桂西军政区司令部急向南丹县城西部的黄江乡罗腾村转移,以图情况紧急时撤退到天峨县山区的深山老林中作垂死挣扎。随军部分家属,分别疏散到里湖联防区的里湖、捞村和吾隘联防区的那地、大厂一带,不能随军进入山区的大小汽车和其他笨重物资,集中到小场拉黑一带隐藏。同时桂西军政区宣布南丹县城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命令南丹县政府强迫城厢群众一律向乡下疏散或搬进岩洞,对其县城尽量实行坚壁清野。南丹县政府机关也转移到县城附近的四山村,县城的治安由宜山专区保安团的一个连维持。莫树杰同时命令南丹县长梁镜抽调县自卫常备队一个中队配合城厢自卫大队迅速占领县城南面的丹池公路要隘打昔坳,对河池方向进行严密警戒和封锁。此时的南丹县城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全城草木皆兵,大战在即。此时,莫树杰又获悉刘嘉树兵团在逃窜途中大部分军队被解放军和地方游击队围歼,心里十分震惊。虽然在罗腾苦心加紧将部队化整为零,加强进行游击战术训练,但其亦深感处境十分危急,已面临穷途末路之势。
    桂西军政区司令部迁到南丹以后,在社会引起震动。首先是县政府见莫树杰搬回南丹,深感国民党的大势已去,南丹迟早是共产党的天下。于是召开紧急会议,处理县政府重大问题,一是听从莫树杰军政司令部指挥,以其作靠山,莫指挥怎么干就怎么干。二是处理档案,由秘书处负责整理,一切与县政府有利害关系的,特别是司法档案,全部销毁。三是县政府要员家属,该疏散的疏散,该回老家的回老家。四是加强对保安队的管理,做好保卫县政府的准备。散会之后,秘书处立即着手清理档案,匆匆忙忙搞了三、四天,对有关重要档案装箱包装,由3个政府职员挑到罗富收藏。其余档案,搬到后山焚烧了3天3夜。而收藏在罗富的档案,后来也随着桂西军政司令部转移到罗腾,当形势吃紧时,这部份档案也随之烧毁了。
    此时县城有识之士见莫撤回南丹,都感到反动势力日子不长了,但又摄于莫的残余权威,又不敢与其对抗,只要静观其变,心里只盼望人民解放军快点打到南丹。广大人民群众已知蒋家王朝已经垮台,私下议论盼望南丹早日解放,过上好日子。而恶霸地主和反动分子则希望莫树杰能守住南丹,保护他们即将失去的利益,一些地痞流氓便设法投靠莫树杰,并组织各种民众武装,助纣为虐。1949年12月26日解放军解放河池县城的当天下午,驻河池镇的解放军38军112师335团副团长庞坦直奉命率领该团一营战士在地方游击队的配合下,不顾疲劳,日夜兼程向南丹奔袭。27日清早进攻南丹县城,经一小时激战,歼灭保安队、政府人员即逃跑至此的国民党103军残余汽车队共200余人,缴获步枪百余支,机枪两挺,汽车10余辆,火车头5个,车厢40多节,给莫部沉重的军事打击。
    桂西军政司令部南迁之后,经费日趋紧缺。粽子11月下旬莫树杰派政务处宋厚礽和警卫营副营长钟德贵带两个班的士兵和军需1人乘两辆汽车去柳州向白崇禧请发军饷枪械。转回南丹时,由于宜山、河池已先后解放,柳宜公路已被解放军控制,其部不能通行,只好绕道南宁。往南宁转回南丹途中,被解放军俘获。而宋厚礽则以安置在柳州的家属为名,并未随车返回南丹。25日,当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柳州时,宋遂投向解放军。当时南丹当地烟赌及各项税收锐减,经费毫无着落,桂西军政区以陷入“借债”度日的的困境。加上解放大军的层层包围,莫部人心浮动,惶惶不可终日。随着东兰、万冈、宜山县城的解放,残喘于南丹一隅的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已完全陷于解放军的重重包围之中。1949年12月20日,驻贵州独山的解放军一个连,向南丹的月里、六寨、雅陇一带进击后,因未遇抵抗随即撤走。原疏散在雅陇乡更塘村的莫树杰家属于当夜紧急转移到邦里乡才怀村。莫树杰见情况不妙,就决定把司令部分为两部分行动,一部分为指挥所,由莫树杰亲自指挥作战,另一部分由参谋长周竞带领,随时作好向天峨县的甲板村转移的准备。
    1949年12月11日,广西战役胜利结束。白崇禧集团全部覆灭。至12月中旬,广西全境基本解放。为尽量减少战争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损失,中共广西省委副书记何伟和广西军区第一副政委、十三兵团政委莫文骅决定对莫部给以军事压力的同时,又开展整治攻势,特别要对莫树杰进行政治争取工作。于是利用与莫树杰有故交现已向我军投诚的原国民党柳州警备司令部参谋长郭炳琪和原桂西军政区政务处长宋厚礽前来宜山,共同做好莫树杰的政治争取工作。郭、宋二人在莫文骅政委的安排下,随38军副军长卢绍武和政治部主任吴岱一起来到宜山,在38军政治联络部部长吕本支的具体指导下,协助宜山军区副司令王汉昭开展对莫部的工作。开始他们用明码电报与莫部联络,但莫部拒不答复。于是,王汉昭、黄启汉(原国民党桂系立法委员,1949年3月曾任李宗仁联络员长住北平,后留上海,通电起义,解放后任广西政协副主席)、郭炳琪、宋厚礽分别给莫树杰及其幕僚写信,说明共产党的宽大政策,晓以大义,劝其及早认清形势,弃暗投明,争取人民的宽恕。信中特别建议,如对和平改编问题尚有不明确之处,可派周竞和黄翰庭到宜山面谈。宋厚礽给周竞、黄翰庭、何作柏、邝世芳、陈浙民等人的信则是要他们从旁敦促莫树杰早下决心,投向人民,接受改编。因当时河池通往南丹的大小道路均被莫部严密封锁,解放军决定采取武装送信。12月22日,解放军派驻河池的一个连,在当地游击队的配合下,沿丹池公路攻入南丹县城,掩护送信人云献龙(南丹县人,原广西保安十团某连长,1949年11月在柳州被改编,其父曾任国民党南丹县县长)从宜山沿黔桂铁路进入南丹后,便找到黄翰庭同母异父的哥哥李西园。李西园立即找到莫柱铁、黄润溟。3人当天步行几十里到里湖,将信交给里湖联防区主任黄翰庭的警卫员周刚,叫周务必当面交给黄翰庭。而攻入南丹县城的解放军对驻县城的国民党一排保安队员鸣枪警告,收缴其武器,随后在县城张贴布告和书写宣传标语,深受县城人民群众的欢迎。次日晨,解放军撤出南丹县城,返回河池。而黄翰庭收到信后,当晚即电告司令部总务处长邝世芳,要他转告莫树杰。当晚约十一点半,邝将黄来电的内容向莫报告。莫当即叫邝世芳给黄翰庭复电,要黄翰庭派警卫员周刚等二人将宜山来信及黄本人写给莫树杰的信一并送到罗腾。黄翰庭在信中特别说明他和王汉昭是同学关系,以及王原在安徽起义等情况,希望莫对王的意见认真考虑。莫看完信后,即叫邝世芳通知周竞、何作柏、李彩光(新调任副参谋长)、陈浙民、莫谦业、王简临等人到其房间传阅宜山来信,看后大家均不敢表态,最后莫树杰说,情况既然如此,原定明天司令部部分人员向天峨甲板转移的事暂停,因为解放军在争取我们,在我们未表态之前,他们不会向我们进攻,他们是有诚意的。但要加强警戒,注意收集情报。至于接受改编问题,事关重大,必须慎重考虑。
    上述人员从莫树杰房里出来后,又集中到周竞房里商量.结果推举何作柏执笔草拟一个建议书,说明大势已去,根据地没有前途,经济给养,交通、通讯均有困难,要求莫树杰以南丹、天峨数十万民众为重,特别要以莫家全族数十人的生命为重,乘此机会,及早接受和平改编。除莫谦业外,其余人员均在建议书上签了字。第二天莫树杰看了建议书后,还是含糊表示事关重大,待详细考虑雨说。莫随后召见送信人周刚,询问宜山来信的转送情况,周刚一一作了回答。
    12月25日,莫树杰带邝世芳和警卫人员到六寨邦里乡才怀村探望其家属。当晚接到司令部转来白崇禧从海南岛发来的电报,要莫率领现有部队和愿意跟随的年轻有为的专员、县长、绅士,向越南撤退。经反复考虑,莫决定召集有关人员于27日在黄江开会讨论此事。27日,除黄翰庭离驻地较远,不能通知到会外,周竞、何作柏、李彩光、陈浙民、吴志雄、莫谦业、邝世芳、王简临、莫树贤(县参议员,莫树杰胞兄)、粱镜、莫树涛、莫树枫(省参议员,莫树杰胞弟)等人均按时参加会议。会上,莫树杰将白崇禧的来电告诉大家,并征询意见。与会者经反复分析和考虑,大多数不同意去越南,理由是:不愿抛妻弃子和远离家乡。同时,到处是解放军和游击队,难以突围。此外,更不愿到越南后寄人篱下,完全失去自主权。大家建议给白崇禧发报,要求给予空投接济。莫见众人意见不一,就提出,去越南确实有一定的困难,那么,对王汉昭、黄启汉等人的来信和司令部主要人员写的建议书,是否再考虑一下?莫树杰的提议当即就遭到莫树涛和莫树枫两兄弟以各种理由为借口的反对,且态度很强硬。由于二莫的态度十俞强硬,加上有关莫凤楼被斗争的消息使莫树杰的思想受到一定的影响,会议对是否接受和平改编问题,没有形成决议,会议不欢而散。当天下午莫树杰等返回罗腾,莫树涛、莫树枫、莫树贤也赶回六寨。临走时,莫树杰要莫树贤回去后对莫树涛、莫树枫做好说服工作,要他们和司令部采取一致行动。
    就在黄江会议前后几天里,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又先后收容了由贵州溃退到南丹境内的“总统府”特务总队的两个连和后勤部的一个监护营,约200余人。此时人员越来越多,原本紧缺的经费更是日趋拮据。白崇禧在海南岛又迟迟不空投接济,使得莫部度日维艰,只得向当地富户借债维持。
    自从收到王汉昭的来信后,莫树杰的心情极为不平静。思想上已逐步酝酿接受和平改编计划,只是还放不下架子,同时还残存为党国“尽忠”的思想,因而下不了决心。12月27日下午,莫树杰回到罗腾后,思想斗争很激烈。他根据近阶段各种迹象反复分析,认识到目前“国军”大势已去,已无力“反共”,广西全境已基本解放,桂西军政区占据的地盘已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越南是去不成了,如继续顽抗下去就是自走绝路。几经权衡,再也不能顾及反对人员的意见,终于作出脱离国民党反动派,投靠人民,接受和平改编的决定。随后,莫树杰立即指令王简临用桂西军政区司令官莫树杰的名义,分别给中国人民解放军13兵团副司令黄永胜和宜山军分区副司令王汉昭写信,表示愿意和谈。29日即派周竞、王简临两人由罗腾起程,前往宜山商谈和平改编事宜。
    1950年1月2日晚,周竟、王简临到达宜山,会见38军联络部长吕本支和宜山军分区副司令员王汉昭。3日上午,周、王开始与吕本支和王汉昭商谈莫部接受和平改编事宜。经双方协商,原则上达成协议。唯有关于桂西军政区部队(不包括县以下常备队),集中改编的地点存在异议,周、王主张在南丹,解放军主张在金域江。双方在这一问题上未取得一致意见。于是周、王在4日下午携带协议,在解放军驻金城江的112师政治部主任李际泰陪同下,前往南丹征询莫树杰的意见。就在周和王未返回罗腾之前,莫树杰为了让一名合适的人代行其职与解放军淡判,就电报向白崇禧请示,借口需要一个副司令官协助工作,请任命黄翰庭担任此职。远在海南岛的白崇禧不知底细,即发电照准。莫树杰得到回电后即约黄翰庭次日在巴良见面,他自已只带邝世芳、陈浙民、莫谦业一同到巴良将电报给黄翰庭看,同时,征求黄的意见。并告知已派出代表去商谈和平改编事宜。黄无异议,表示愿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任务。就在莫树杰和解放军正准备商谈和平改编前夕,远在海南岛的白崇禧认为莫树杰等人还在忠心替他卖命,于是派一架飞机在罗腾附近的上空投下大洋一万八千元和黄金二十两。这笔钱莫树杰正好用来补发各部官兵欠饷和还债,留下一部分作接受改编时的开支费用。
    8日,周竞、王简临回到罗腾向莫树杰汇报,莫对所达成的协议和解放军提出的条件表示同意,对金城江作为集中改编地点也无异议。当晚,莫树杰即电召黄翰庭于9日赶到罗腾,面商有关谈判事宜。同时决定以黄翰庭为全权代表,由周竞协同,到河池与解放军代表签字。为减少战乱给人民带来的损失,莫树杰又分别发报或写信给盘据在贵州省荔波县翁昂等地的国民党宜山行政区专员陈与参和天河县县长林图暄,命令他们率其部到金城江和宜山集结改编,但两人拒不服从。后莫又派副参谋长李彩光去翁昂劝陈与参认清形势接受和平改编,但陈拒不和李彩光见面,并要李即刻离开翁昂,否则对李不利。李彩光不得已回南丹复命。
    10日,黄、周由罗腾起程,莫树杰同时派参谋处副处长吴志雄带一部无线电台进驻南丹县城以便与解放军联络。12日,黄翰庭、周竞到达河池。13日双方继续会谈,解放军出席会谈的有宜山军分区政委张伟烈、副司令员王汉昭,解放军38军联络部长吕本支,112师政治部主任李际泰;桂西军政区出席的有副司令宫黄翰庭,参谋长周竞,原政务处处长宋厚礽。双方就改编的部队到达金城江的时间和集中的伙食补给,以及其他一些具体问题进行协商和讨论,最后全部达成协议。
    1950年1月14日,是个值得纪念和庆贺的日子。14日上午10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全权代表112师政治部主任李际泰,桂西军政区全权代表,副司令官黄翰庭,分别代表双方在《和平改编决议案》上正式签字。至此南丹和平解放。出席签字仪式的解放军人员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政治部联络部长吕本支,宜山军分区政委张伟烈,副司令员王汉昭;对方人员有: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参谋长周竞,秘书主任王简临;列席的有宋厚礽。《和平改编决议案》正式签字后,宣布协议即日起生效,南丹县终于实现了和平解放。
协议签字后,解放军成立了由吕本支、李际泰、张伟烈、王汉昭等4人组成的改编委员会,下设行政科、总务科、联络科、军事科,负责改编的具体事宜。当晚,即电报莫树杰,将接受和平改编的部队先集中南丹准备。16日黄翰选、周竞和宋厚礽回到南丹时,部队已集结完毕,莫树杰即通电接受和平改编。18日,桂西军政区司令部及应接受和平改编的部队,由黄翰庭带领离开南丹前往金城江。而莫树杰则在当天回到六寨龙马庄他的家中休养,治疗眼疾。20日,改编部队到达金城江时,受到解放军领导和一千多名群众的欢迎,并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22日,桂西军政区官兵正式接受和平改编。除天峨县常备队在吾隘、南丹县常备队在南丹县城改编不计外,到金城江接受和平改编的有1330人,其中官佐190人(途中逃亡42人);各种步、手 枪624支、重机枪8挺、轻机枪53挺、弹药70000发、各种炮9门、卡车3辆、吉普车1辆、电台13部、电话机24部。此外,还有军马51匹,其它军用物资一批。交接后,有官佐、职雇人员99人,解放军根据其自愿送桂林军政大学学习;对愿回家的104人,解放军均计程资遣;对愿参军的士兵,将其编入解放军38军112师。从此,莫树杰及其桂西军政区司令部人员从黑暗走向光明,也免除了南丹人民遭受战祸之苦。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和平解放了南丹,深受国民党残酷统治的南丹人民获得了新生,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南丹人民和全国人民一道从此走上了新的生活道路。